首頁 > > 正文

巴丹吉林沙漠神秘的湖泊

 

漫無邊際的黃沙,走上三天三夜碰不到人煙的不毛之地,年蒸發量可以達到年降水量的100倍以上,風沙肆虐……內蒙古阿拉善巴丹吉林沙漠,在探險家們的筆下是如此寂靜荒涼,而沙漠之下神秘的水源,更令世人充滿迷惑。

湖泊密度無與匹敵

阿拉善巴丹吉林沙漠,是中國第二大沙漠,高大的沙山之間,藍色的沙湖如圍棋子般密集排列,這里最大的諾爾湖面積有1.5平方公里,最大深度可達16米;其余大都是小型湖泊,共有144個,密度之大無與匹敵。

水,在這里從未謝幕。末次冰期以前,這里相當濕潤,科學家們通過地質研究證實,這里曾一度以河湖景觀為主。在高出現代湖面10米的地方,科學家們發現了淡水蝸牛的化石,根據碳14年代測定,表明這里的湖泊在全新世早、中期(距今約1.1萬年)的水位要比現在高很多,湖面也比現在廣。晚更新世(距今約12.5萬年)以后,青藏高原的迅速升起阻擋了來自印度洋的暖濕氣流,加上這里遠離海洋,導致河湖水系漸漸萎縮甚至消亡,促使沙漠大規模形成。

不過,水從不曾撤離巴丹吉林這個舞臺,巴丹吉林沙漠中大量湖泊的長期存在肯定是有地下水的補給。

阿拉善的沙湖一般都處在沙山的背風側,這個特征決定了湖泊不會被日益擴大的沙漠所掩埋;在以山高、沙鳴、湖多、泉奇著稱的巴丹吉林沙漠,它最特別的地方在于沙湖堿甜水相伴而生,且無論冬夏,水位恒定,不增不減,這更加令人不解。

來自美國、德國、挪威、加拿大、法國等國的科學家組織的考察組多次進入沙漠,探究這里奇特的地質水文現象。

神秘的補給水源

處在大漠腹地的巴丹吉林沙湖的水來自何處呢?

有觀點認為,巴丹吉林沙漠及其邊緣地區在以前應該屬于一個統一的大湖,自全新世晚期以來,隨著氣候的逐漸干旱化,湖面開始萎縮,現今巴丹吉林沙漠東南部的眾多湖泊可能是古湖泊的殘留。然而,在這世界最干旱地區之一的阿拉善沙漠腹地,僅其中1.5平方公里的諾爾湖每天蒸發掉的水量就足以滿足西北地區10萬人的生活用水,那么,這巨大的蒸發量來自何處?沙湖要有充足的補給水源,這是巴丹吉林沙漠中大量湖泊長期存在的又一因素。也是研究者們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是來自阿拉善唯一補給水源——黑河嗎?有人認為巴丹吉林的地下水來自黑河的滲漏補給,然而試驗表明,黑河水與巴丹吉林沙漠中的湖泊水在同位素組成上完全不同,所以這種可能性不大。

因為降雨量與蒸發量相差近千倍,降雨根本不可能形成地下水。那么,巴丹吉林沙漠豐富的地下水究竟來源于哪里呢?

各種爭論有待論證

2004年,河海大學的陳建生教授在英國《自然》雜志上發表了他的新觀點——地下水維系著高大沙山的景觀。他認為在沙漠下面隱藏著一個大型的地下水庫,這個大型地下水庫與500公里以外的祁連山冰川積雪之間,更存在著一條巨大的調水通道——祁連山深大斷裂。

雪水融化后沿著強滲漏帶或者山前大斷裂補給到深部,穿過龍首山直接補給到巴丹吉林沙漠及其下游地區,但是由于祁連山距離巴丹吉林沙漠地區較遠,且雪水要到達巴丹吉林沙漠地區所要穿過的地區的地質構造非常復雜,巴丹吉林沙漠湖泊水是否來自祁連山雪水還有待進一步論證。

中科院寒旱所的王濤教授則認為巴丹吉林的高大沙山是天然的固體水庫。高大的沙山是大氣降水的儲存體,沙山上的干沙厚度一般僅有30厘米,干沙下面的濕沙層中則可以以各種形式吸附水。由于沙山高大,水平單位面積內所占的空間體積也大,所以可儲存更多的大氣降水,在低洼處匯集成湖泊。

所有的爭論還都有待進一步的論證。

沙湖群年華老去

經過多少年滄海桑田的變化,巴丹吉林沙漠留給我們如此眾多而又美麗的湖泊,那么這些湖泊命運將會如何呢?盡管有充足的地下水補給,但是沙湖群正在一天一天老去。

有的湖面上長滿了看似生機勃勃的水生植物,但是其中暗含的殺機就是富營養化——湖面碧綠的浮萍代表的居然是死亡信號。在可預見的不久將來,它就會因為植物的營養成分(氮、磷等)的不斷補給、過量積聚而成為一潭死水。

湖泊是有生命的,像人一樣,它的一生經歷著幼年期、青年期、壯年期、老年期。當湖水開始越來越堿的時候,說明它已經開始老去,因為鹽湖一般都經歷了由淡水湖到堿水湖再到鹽湖的生命歷程。

巴丹吉林沙湖普遍出現旱化跡象,大部分湖邊緣已經析出白色的鹽,存在鹽堿化。因此,在與沙的長期對峙中,湖水的力量越來越弱了。保護水源、保護這片漠北江南是一個亟待解決的問題。

●田原文

[責任編輯:李雪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