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 > 正文

唐代“書手”:盛世時代的記錄者

作者:張安福(上海大學歷史系教授)

中國有著悠久的書寫歷史,在印刷不發達、無法大規模機械復制的古代,書寫、抄寫工作成為傳承文明、記錄時代的重要職業。而“書手”,作為擔任書寫、抄寫工作的專職人員,其群體也逐漸趨于定型。目前所能見到的早期書寫文本當是出土于敦煌和羅布泊的紙質文書,如斯坦因發現的粟特人文書、日本大谷探險隊發現的“李柏文書”等,都是魏晉時期的作品,從這些出土文書中,不僅可以看出當時書法的變化,也可以初步看出古代書手工作的端倪。而真正將書手作為一門職業定型并記錄下來,在宋元之際較多,如《輟耕錄》中寫道:“世稱鄉胥為書手?!?/p>

《唐代書手研究》周侃 著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書手”這一職業和群體的存在,為我們記錄下了唐代的盛世局面,也可以窺見大量社會基層民眾的生活場景。我們可以從多學科對其進行研究,如書法形式、藝術體現、社會表達方式等。遺憾的是,學界的唐代研究成果較少涉及這一領域,所以,即使現在治唐史的學者,也有很多人對此感到陌生。近期由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出版的周侃博士的《唐代書手研究》一書,為學界展示了中國古代尤其是唐代書手研究的成果。該成果以大量的敦煌文書和唐代墓志為基礎材料,以書手的身份、職能為切入點,分別對唐代書手的身份職業、士履與生活、教育與藝術三個主題進行了研究,厘清了唐代書手的多重身份和職場的社會變遷軌跡,并考補了六位書手的墓志及其社會生平,從地域空間、時代互動等方面探討了書手的個體技能和整體職業素養、師承關系與時代書風等,解決了唐代書手的身份構成、工作場域、經濟生活等問題。

從唐代墓志書寫來研究書手的書法是該著述的重點內容,借助于出土文書、墓志、碑刻等文獻,更能精確地再現書手的工作職能和藝術水平。同時,作者認為唐代書手對于唐代圖書繕寫與傳播、文獻???、書法史的研究都有著重要的價值和作用。這些認識非常到位,我們認為,這些書手不僅是廟堂之上的國事記錄者,也是江湖邊緣的社會書寫者,他們記錄著時代,刻畫著歷史。

《唐代書手研究》作為研究唐代書手的拓荒之作,正如該著作前言中傅永聚先生所言,該書“首次全面呈現了唐代無數不知名書手的生存狀態和書法風貌,包括給‘書手’這一名詞合適的界定,并具體指出其涵蓋范圍,有利于全面總結唐代書寫者與書法和文化的關系,為全面研究唐代書法與社會的互動提供了一個嶄新的視野”,同時指出,該作者之所以具備跨學科的研究能力,與其自身有著史學學習經歷、書法專業學習經歷有關,尤其與跟從歐陽中石先生、劉守安先生等書法大家學習熏陶密切相關。

當然,任何一本著述,都有其研究提升的空間,該著述也存在一個很明顯的問題,即對西域文獻尤其是出土文獻的使用不夠系統和全面。實際上,在西域出土且與書手相關的資料非常豐富,包括漢簡書寫、魏晉時期的簡紙并用,至晉唐時期的紙質文書等,都有相應的作品,而且出土墓志、磚志數量繁多,體現了書法的原生態、連續性的特點。如果該著作再版和繼續研究,可以對其進行豐富補充。

《光明日報》( 2021年08月23日 15版)


[責任編輯:寶華]

版權聲明

一、凡注明來源為"正北方網"、"北方新報"、"內蒙古日報社"、"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系方式:電話: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內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