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悅讀 > 正文

詩意禾木

禾木風光 新華社記者 高晗 攝

禾木,中哈交界處,中國最西北的邊境。禾木草原位于喀納斯河與禾木河交匯的山間盆地,禾木河自東北向西南貫穿其間,將草原分為兩半,禾木村就位于盆地中間地帶,風光自然而原始。

禾木村是保持圖瓦人最完整生活傳統的村落。我住進圖瓦人家的梅花客棧。近看,人字形的木楞房有大半截埋在土里,好像從森林和草原中生長出來。禾木一進入大雪封山期就是半年,就靠木楞房抵擋漫長的寒冬。

禾木河位于村落邊,一邊是木楞房,一邊是白樺林,寬河面,淺河灘,河水透明,向陽處綠如凝脂,背陰處又變成深藍。鵝卵石激起陣陣雪白的小浪花,河面仿佛大珠小珠落玉盤,又像無數小魚兒跳躍翻滾。

過河就是白樺林,迎著夕陽,黃葉成了掛著的金片,層層疊疊閃爍耀眼的光芒,明朗、透徹、熱烈、絢爛,秋風一響,落葉為大地披上一層松軟的地毯。飛奔的駿馬揚起了灰塵,在落葉飄零的烘托下,牧馬人歸途之心的迫切令人“心有戚戚焉”。

爬上半山俯視,金色的山坡、金色的叢林、金色的河水,白樺林用盡一切力量綻放絕美,用燦爛的景色直指內心,讓所有的凡塵雜念霎時蕩然無存。

禾木河與白樺林雖令人沉醉,但我知道禾木最經典的美景是炊煙。凌晨5點,我爬上村莊西側的哈登觀景臺。第一根炊煙從東側的木楞房升起來,然后兩根、三根、四根……從南側、北側、西側的木楞房垂直升起,然后裊娜散開,繼而匯成一層輕煙,好像一襲白紗披在禾木上空。那架勢宛如提前準備的樂章,指揮家手勢揮動,各樂器就默契配合,奏出一曲班得瑞的《仙境》。盆地狹長且沒風,炊煙得以浸潤到禾木的每一個角落,成為冷色調夢境。

朝陽從東面逐漸照過來,炊煙散得更遠了,白煙在光照下又變成青煙,木楞房和白樺林也反射出輕柔的金黃,禾木成為暖色調家園,從睡夢中蘇醒過來,也令人從沉迷中回神。禾木的炊煙,升起、飄散、彌漫、回旋、籠罩,起承轉合,流暢完滿,如同閱讀一篇酣暢淋漓的文章,這也許是世上最為詩意的炊煙了。此時此刻,炊煙不為游人升起,而為圖瓦人自己詩意的生活升起。

這樣的炊煙似曾相識,卻又體驗不同。在江南,水才是主角,炊煙點綴水鄉的性感;在黃山古村,徽派建筑才是主角,炊煙襯托古民居的典雅;在藏地,禮佛或祭祀才是主角,炊煙渲染藏民的虔誠;而在禾木,炊煙就是主角,如果沒有炊煙的畫龍點睛,木楞房和白樺林都會失去靈氣,禾木也會失去靈魂。

夜晚出來散步,世界清靜得沒有一絲聲音,只有皎潔的月光同行,仿佛回到古代游牧民族的生活。梭羅在《瓦爾登湖》中寫道:“我實際上就處在宇宙中這么一個地方,它偏僻退隱,但又永遠是全新的,永遠不著塵埃?!彼罅_描寫的是瓦爾登湖,還是禾木?

這是一個陷落在深秋里的童話故事,禾木的圖瓦人宛若“棲息在俗世和天堂之間,共享著俗世和天堂的顏色”。然而,世人眼里的詩意只是圖瓦人的日常,并不需要刻意而為之。他們每天都跟禾木河對話,跟白樺林對話,跟馬兒對話,跟星空對話,跟鄰居和親友對話,也跟自己對話,將內心的聲音轉化為日常的生活,知行合一。

“生活的最終目標是生活本身?!?/p>

小河輕盈,白樺林熱辣,炊煙夢幻,牛羊可愛,圖瓦人淳樸,美不眠不休,美永無止境。在禾木,圖瓦人還原了生活的本真,而我讀懂了生活的意義。(謝銳勤)

[責任編輯:孫麗榮]

版權聲明

一、凡注明來源為"正北方網"、"北方新報"、"內蒙古日報社"、"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系方式:電話: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內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