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推薦閱讀 > 正文

契丹文銅鏡:鏡中千秋 時代更迭

銅鏡,我國古代常見的日用器具,它起源于靜止之水,卻又不只照容這么簡單。

每當光線穿過塵埃,落在這一方鏡面之上,契丹文銅鏡在光線的照射下反射出點點光斑。在這些星辰般的光影里,我們仿佛看到了人類在歷史的洪流中前行的腳步。

契丹文銅鏡制作精良,形態美觀,圖紋柔和,銘文清晰,是我國古代青銅藝術文化遺產中的瑰寶。

在內蒙古博物院大遼契丹展廳, 有一件契丹文銅鏡安靜地懸掛在展柜中, 穿越千年,依然閃著微光, 讓經過它的人不禁遐想, 這面鏡子,曾經映照過誰的臉龐?

匠心獨運 寄予祝福

《內蒙古喀喇沁旗出土契丹小字銅鏡考釋》記載:“1973年春,內蒙古自治區昭烏達盟喀喇沁旗永豐公社當鋪地大隊社員在本隊‘房身地’地方平整土地時發現八角形銅鏡一面。經仔細研究,知道是鑄有契丹文字的珍貴文物?!?/p>

這一珍貴文物就是契丹文銅鏡。該銅鏡形制為正八角形,邊長5.6厘米,最大直徑14.6厘米。八角形是遼代銅鏡最常見的形制之一,八角形鏡為等邊八角形,八角都比較圓潤。八角形鏡在唐代就已經出現,遼代銅鏡可以看作是對前朝的仿制。

契丹文銅鏡鏡背正中有紐,紐有系穿。鏡背由雙線正方形分為內外區,外區形成四個梯形,內飾卷草紋,內區鑄有4個契丹文小字,為吉祥語句“壽長福德”之意。鏡體質地優良,線條古樸勻整,展現了契丹民族新穎的構思與高超的工藝。

“這4個契丹小字所表達的意思,是一句源自中原地區的祝福語,代表了契丹人對未來的美好憧憬和愿望,希望鏡子的主人健康長壽、福德綿長?!眱让晒挪┪镌捍筮|契丹展廳策展人鄭承燕告訴記者。

契丹文銅鏡左下側陰刻漢字“寶坻官”,“官”字下有一簽押。所以此鏡也被稱為“寶坻官”鏡。據《金史·地理志》記載,寶坻為大興府縣名,金世宗大定十二年(公元1172年)置。金代連年爭戰,貨幣短缺,銅禁嚴苛,嚴禁私自毀錢鑄鏡,即便是家藏的古鏡也要送交有關部門檢驗簽刻方為合法。因此專家推測,契丹文銅鏡為遼代所制,在金代被寶坻縣的縣官檢驗時簽刻上“寶坻官”3字,證明它不是毀錢私造的銅鏡。

文字精巧 文化交融

宋遼金時代,是中華民族大融合的重要歷史時期,各民族交往頻繁,不僅中原文化受到少數民族文化的影響,少數民族文化也浸染了濃厚的中原文化色彩。

契丹民族廣泛地接觸和吸收以漢民族為主體的中原先進文化,尤其是澶淵之盟締結后,遼宋百年無戰事,契丹民族與中原漢民族的往來更加頻繁,發展達到鼎盛時期。

契丹文銅鏡就是多元文化融合的一個重要見證?!捌醯ど鐣奈幕蝗谝呀洕B透到各個角落,在隨葬品里也有體現?!编嵆醒嘟榻B,“此外,鑄刻在契丹文銅鏡上的契丹小字在造字的時候也借鑒了漢字的偏旁部首?!?/p>

即使與世長辭,契丹人也會和中原地區的先民一樣,將銅鏡帶入地下,希望銅鏡辟不祥、祛邪魅,營造清凈安寧的另一個世界。

遼代契丹民族本無文字,據史料記載,遼太祖耶律阿保機建立契丹國之后,由于政治、經濟、軍事、文化和民族感情等方面的需要,先后創造了契丹大字和契丹小字兩種不同類型的文字。契丹大字和契丹小字之稱不是由于字寫得大小,而是由于創制時間的先后,還有其他一些諸如拼音程度強弱的本質性的區別。契丹大字始制于遼太祖神冊五年,即920年正月初二,制成于時年九月十四,并下詔頒布實施。契丹大字的制作,共用了8個半月的時間。約于天贊年間(公元922年—926年),耶律阿保機皇弟耶律迭刺又仿回鶻文,并吸收漢字某些成分,制成一種自上而下連續直書、筆畫比較精簡的單音綴方塊字,稱“小簡字”,即通常所謂的契丹小字。

根據出土文物得知,契丹大、小字的字形,均是借用漢字行草或楷書的偏旁拼合而成。這種文字,至金代初年仍沿襲使用,章宗明昌二年(公元1191年),下令停用,后逐漸廢止。

站在契丹文銅鏡的展柜前回望歷史,我們透過銅鏡仿佛窺見中華文明的脈絡。

《說文》中說:“監(監,后為鑒)可取水于明月,因見其可以照行,故用以為鏡?!?/p>

在古代,“鑒”就是鏡子的意思。最早的時候,稱“監”,沒有金字底。遠古時代,鏡子是用瓦做的,類似于我們今天的大盆子,裝水之后,就可以當鏡子用。到了商代,出現了“銅監”之后,鑒才有了金字底。及至秦朝,人們漸漸發現銅鑒使用起來更加方便、簡捷,因而銅鑒開始大量出現,制作也越來越精良。

漢代是銅鏡發展的一段鼎盛時期,漢鏡大多制作精良,常常鑲嵌有珠寶,且多數有自警自勵的銘文。深埋地下幾千年的漢鏡,今天照樣可以拿來使用,鏡子上的花紋綺麗華美,均勻干凈,銘文筆畫清晰,縱橫之間,卓然不群。

到了唐代,開始有透光鏡,鏡背面的文字迎著太陽一照清晰可辨。唐人雍容的氣度,賦予了銅鏡別樣的內涵?!耙糟~為鑒,可以正衣冠;以古為鑒,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鑒,可以明得失?!碧铺诶钍烂窈臀赫鞯倪@一段“鏡鑒佳話”成為了千古“君臣”的典范。

歷史車輪滾滾向前,時代潮流浩浩蕩蕩。我們乘著時代的風云,以微毫詮釋盛大。

今天,我們在內蒙古博物院所見的契丹文銅鏡,是歷史留給我們的見證。從文物當中,我們可以不斷探尋歷史的根源,建立文化的自信。

[責任編輯:孫麗榮]

版權聲明

一、凡注明來源為"正北方網"、"北方新報"、"內蒙古日報社"、"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系方式:電話: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內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