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娛樂新聞 > 正文

劉奕君:藏在角色后 俯身人海中

采訪中,他有時會停下來,想一想,再用肯定的語氣說出答案。

“《掃黑風暴》的制作團隊很嚴謹,連造型師都特別細致。他們在進組前就研究過我以前很多的角色。定妝時,他(造型師)說我本來的唇色有些深,要減淡一些壓暗一點,讓何勇的外形更剛毅內斂。一個連唇色都考究的團隊,是讓人放心的?!?/p>

“你能明確感知‘何勇’身上那種除惡務盡、邪不勝正的精神。那是多年刑警生涯形成的信念感。你得給觀眾呈現出這種東西來?!?/p>

“這個角色是我爭取來的,很復雜的一個人物?!?/p>

“我的職業是演員,走進角色,再走出角色?!?角色)’在戲里是我,其他時候,‘他’與我無關?!?/p>

“在生活里,我和每個人一樣,都是蕓蕓眾生?!?/p>

2021年才過去一半,劉奕君已經拍了三部作品——《新時代青春之歌》《開端》,以及正在攝制中的《張衛國的夏天》;播了三部作品——《理想照耀中國》《生活家》和上映三周播放量沖破30億的大熱劇《掃黑風暴》。

半年時間演繹、呈現的六部作品都是現實主義題材,但人物差別卻極大。扶貧干部、戲曲臺柱、革命者、企業家、刑警……在表演上,他似乎既不愿重復角色,也不愿重復自己。那種突圍的鋒芒,始終潛于內心。

上妝即無我

采訪改過兩次時間。

《掃黑風暴》的拍攝日程太緊了,用夜以繼日形容不為過。整個創作團隊都是認真的人,又是大尺度的現實主義掃黑題材,大家都想打磨出一個精品。結果就是劇本、人物、表演……來一遍,再來一遍。

記得去年末更改采訪時間時,劉奕君在電話里特別抱歉地說,真對不起耽誤了你的時間。

直到前兩天看到同行采訪導演五百的文章出來才知道,當時劇組正在拍一場挖尸體的戲。外景地很遠,要坐3小時車才能到,到了化妝還得1小時。那天劉奕君在現場等了9個小時,結果因為前面的戲拍延時了,最終也沒拍成他的。五百導演過意不去,劉奕君反過來寬慰:“料到了,我明天再過來就是?!比缓笥肿?小時的車回駐地。

算起來,他該是在候場時打來的電話,語氣里聽不出半點長久等待的焦慮,只有因自己牽延了他人時間的歉意……

去年11月到長沙拍《掃黑風暴》前,劉奕君剛剛拍完建黨百年的獻禮劇《功勛》。10月初的酒泉白天干熱,夜里清冷。他在化妝間里從早到晚坐了八個小時,變成了兩彈一星元勛“錢學森”。為了貼近人物,化妝師往他頭上粘了一整個假頭皮。

不是有人問,他自己從不主動說。

在他看來,這都是做演員的本分。既然喜歡表演,又掙得是這份錢,那就該為角色受冷受熱,該餓餓,該等等,還必須認真把戲演好,才對得起臺前幕后那么多人起早摸黑的努力,對得起看劇的千萬觀眾。

演每個角色前,劉奕君都會在心里琢磨無數遍?!拔也粫桃馊ソo人物寫小傳,但從拿到劇本開始,‘他’就在我心里。走路吃飯睡覺都會想。就算是閑來喝茶、午夜夢醒,想到什么和‘他’相關的,隨時都會拿起劇本再看兩眼,咂摸一下?!?/p>

《父母愛情》里歐陽懿老年時穿襯衣或有領T裇、戴漁夫帽的造型就是他跟導演孔笙提得建議。劇組原本準備的裝扮是老頭汗衫和大褲衩。當歐陽懿滿頭白發穿著T裇西褲站在船頭迎風大聲朗誦整闕蘇東坡的《江城子·密州出獵》時,那股“老夫聊發少年狂”的狷介書生味道一下就出來了。劉奕君拍完這段看回放時就覺得,這個角色完整了,成了!

人有骨 戲有魂

戲演了三十多年,對任何一個角色,他都沒有輕慢過。

當年在北京電影學院,老教授們耳提面命,講得最多的兩句是“沒有小角色,只有小演員”“戲比天大”。

演掃黑專案組組長何勇前,劉奕君專門去和海南4名辦過掃黑案的警察聊了5個多小時,怎么找線索、怎么審訊、怎么辦案……摸了個一清二楚。大量的專業術語和審訊場景,怎樣表現才能不單調?人物關系怎么梳理?和李成陽多年同學變成敵人,又從敵人變成戰友,從懷疑到信任的生長軌跡該怎么鋪陳……人物在他心里被琢磨透了,才有了現在這個被觀眾稱道的兼具復雜性和神秘感的何組長。

幾個月的時間要讓另一個人從自己身上生長出來是不容易的,得從接到劇本開始,就讓角色住進心里。十年前在四川拍《李冰傳奇》,劉奕君演治水名臣李冰。3月的成都多雨濕冷,有的地方甚至積雪未消,整組人都在泥水里趟。戲從上午拍到半夜,他一天濕透了兩雙鞋。為了貼近角色,他學會了綁馬叉、壘泥壩、做木工活兒。中間因事回北京,路過藍色港灣看見亮馬河河道改造,劉奕君差點下意識地跑過去告訴正在施工的工人要“深淘灘、低做堰;逢彎截角、遇正取心”?;剡^神來自己也笑,“是不是瘋了?”

今年4月,他到廣西白色拍扶貧題材的電視劇《新時代青春之歌》。為了演好村支書農戰山,提前好幾天進組去體驗生活。田間路、泥胚房……戲拍到夜里9點,才和演黃文秀的女主角楊蓉一起蹲在地頭就著打光燈的亮吃上晚飯。

臺詞是演員的基本功之一。越是重要的戲,劉奕君在拍攝現場越少看劇本。他習慣在頭一天把所有的詞都記下來,這樣人物的感覺才能在心里生根。

《劍王朝》的導演馬華干和他是第一次合作,劇拍完對著前來采訪的記者夸劉奕君:他任何動作都是從心里發出來的,只要告訴他這個角色的感覺,他就能給你100分的表演。

2008年,《大盛魁》殺青。幾年后,劉奕君無意間看到一張自己飾演的孫文舉老年時期的劇照,發辮斑白,目透滄桑。想起劇中人一生恃才傲物、遍歷峰谷,最終悟到了其父所說“和為貴”的道理,他在微博寫下一行文字:胭脂終將褪去,獨留風骨人間。

“這是你的感悟,還是孫文舉的感悟?”

“說不清楚。我這么理解的也就這么演了??赡軗Q其他演員,又有不同的呈現方式。表演一定是帶著演員自身的閱歷和認知的?!?/p>

切入生活的肌理

拍《掃黑風暴》的間隙,劉奕君買了臺新相機,戲余在長沙走街串巷拍了不少照片。岳麓山、坡子街、拍戲的山村;行人、街景、山光樹影……某一刻觸動過他心靈的生活況味、世象人情,都被定格在了鏡頭里。

表演是研究人心的學問。自然山海間,日常煙火處;萬物萬靈,千人千面,都是最好的觀察和體悟。

2008年《翡翠鳳凰》開拍,劉奕君自己開車從北京出發,沿高速公路經麗江入川。成都往南到雅安后只有國道,再往后一路盤山崎嶇,有時遇到滑坡只能另尋新路。行車記錄儀里海拔高度不斷攀升,周圍崇山峻嶺人煙稀少。當車行到海拔4000多米的一處山巔,他停下車撥通了父親的電話,告訴家人自己的位置,還拍了張照片。

那天,是他的生日。身后的天空飄過云朵,游龍一般迤邐。

劉奕君有時翻照片,還能想起當時站在大涼山巔和父親談笑的情景。

許多年里,他或因拍戲或因旅游,去過國內外許多地方。城市、鄉村、曠野、海灘……遍及天涯的“游方”狀態,以及這種狀態下,與生活、與他人、與自然的聯接,充盈著他的內心,撫慰著他的情緒。行腳與表演恰似兩種相互依托的實踐,把地理變成山水,把植物變成草木;把文字變成影像,把自己賦予“他生”。

或許表演這件事,就是切入生活里自己的本心,再造出界外的另一種真實。他走進自然與人海的肌理中,騰空自己,汲取力量,一步步去接近劇作中的另一種人生。

《掃黑風暴》殺青的前一周,恰逢2021年的元旦。劇組在拍攝現場準備了火鍋和煙花。劉奕君跑過去點燃了火引,煙花在夜空中綻出絢麗的光華?!靶履昕鞓?”他孩子一樣的笑,和在場的每一個工作人員擁抱。

那些過往,以及剛剛過去的對這世界上每一個人來說都不可忘記的2020……

鏡頭內外,時光終將凝成琥珀。

“新年快樂!”他說。

[責任編輯:寶華]

版權聲明

一、凡注明來源為"正北方網"、"北方新報"、"內蒙古日報社"、"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系方式:電話: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內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