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 > 正文

中學生被查寢學姐罰150個下蹲致殘

去年6月,因寢室床上放了一包零食,就讀于四川省瀘州市合江縣先市職業中學初二年級的13歲女生戚夏(化名),被前來檢查的學生會“學姐”和生活老師罰做了150個下蹲后,造成終身遺憾,再也不能像普通人一樣正常行走了。戚夏母親周女士告訴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現在戚夏只能拄著拐棍走,不用拐棍就疼得厲害?!?/p>

據周女士介紹,事發后已經一年多了,除了前期治療過程中的所有醫療費用10萬余元已由學校全額墊付外,關于后續治療費用,雙方在經過當地教育部門的多次協調下均未達成一致意見。兩次傷情鑒定報告也分別以九級、十級傷殘作為結論。

其實更讓周女士擔心的是,事發后女兒抑郁了。西南醫科大學醫療證明顯示,戚夏為抑郁狀態,建議堅持治療,避免精神刺激,防意外。周女士介紹,女兒多次流露自殘的想法后,在學校里做出過極端行為。而自己是單親家庭,為了照顧女兒現在也沒了工作,她希望學校能夠賠償女兒今后就醫及生活相應的費用。

一包零食引發的體罰

9月17日,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在合江縣先市職業中學校門口見到了拄著拐棍的戚夏。周女士說,女兒現在行走必須要借助拐杖的輔助,如果不用拐杖,受傷的左腳踝就會高度疼痛,現在拐棍成了女兒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醫生告訴我們,她以后的行動都會受到影響,不能正常走路了?!?/p>

先市職業高中大門。

回憶起事發晚上的經歷,戚夏淚流不止,直言自己當時就想死。她告訴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事發是2020年6月10日晚上10點左右,自己下課了回到寢室準備休息,遇到了學生會干部——樓長查寢,主要檢查是否有學生未經允許攜帶零食到女生宿舍,“她(樓長)就在我的床上發現了一包零食,直接問我承認不承認?!?/p>

其實不是自己的零食,只不過不知道誰放到自己床上了。戚夏向這位比自己大一年級的“學姐”樓長和在場的生活老師解釋過,但并沒有被接受。隨即這名樓長在生活老師在場的情況下,罰戚夏做300個下蹲。

“不是我的,憑什么要我做?”戚夏隨后告知在場的生活老師,自己的腳踝在兩個月前受過傷,但這并未得到體罰的豁免,只是將300個下蹲改為了150個。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獲得的一份由法律途徑收集的戚夏同學的證詞,也證實了戚夏的說法。

同樣因攜帶零食進入寢室被體罰的學生胡麗(化名)證言顯示,因為在寢室里被發現攜帶零食,自己和戚夏等8個同學被要求到一樓壩子里接受體罰,“我被罰了300個下蹲運動,戚夏做了150個下蹲運動,我還另外做了10圈鴨子步?!焙愓f,劉姓生活老師坐在門口還說“使勁整、使勁整”。

與戚夏同住上鋪且挨著的黎周(化名)證言稱,戚夏曾向前來檢查的樓長解釋稱零食不是她的,但樓長不信,讓戚夏做了150個下蹲,劉姓生活老師在寢室門口看著戚夏被體罰。大約兩三天后,黎周聽到戚夏說腳痛,要去拿藥。

胡麗稱,從初一年級入學開始,她就知道學校體罰學生,“有幾年了?!?/p>

終身殘疾后抑郁

當天晚上做完下蹲后,戚夏覺得自己的腳踝不舒服。兩天后的6月12日是周五,戚夏回了家,周女士發現女兒的腳一瘸一拐,還出現一個腫包。在周女士多次追問下,戚夏才告訴母親自己是在學校里被要求做了150個下蹲。

周女士與拄著拐杖的戚夏(化名)。

6月15日,學校將戚夏帶到合江縣當地的一所骨科醫院進行檢查,檢查后校方告知周女士,戚夏腳踝是軟組織傷,并無大礙,回學校繼續進行保守治療即可。但到了17日,戚夏告訴母親腳還是很痛,周女士隨即趕到學校接走女兒,校方也墊付了2000元給周女士供治療使用。

此后,周女士帶著女兒輾轉瀘州、成都、重慶多地的醫院進行治療。西南醫科大學附屬中醫醫院的住院病歷顯示,戚夏因為“扭傷致左踝疼痛腫脹伴活動受限1天”在2020年6月19日入院治療。戚夏自述于1天前在合江縣先市職業中學寢室內因同學要求做下蹲時,致左踝扭傷后疼痛腫脹伴活動受限,當即前往合江張氏骨科醫院進行治療,醫院對戚夏進行了膏藥貼敷及活血化瘀類藥物口服的治療,但疼痛及腫脹未見緩解。

西南醫科大學附屬中醫醫院收治戚夏后,初步診斷其為“左踝關節扭傷” ,后經治療出院診斷為“左踝扭傷和勞損”。2020年7月1日,戚夏在西南醫科大學附屬醫院進行了手術,手術中醫生發現其關節腔內“滑膜增生明顯,外踝骨折伴骨贅形成,外側副韌帶損傷,骨折塊擠壓跟骰關節面致關節面變形”,手術醫生將戚夏腳部關節撕脫骨折塊手術摘除。周女士說,因為體罰摘除了部分骨頭,其實是對女兒的身體造成了不可逆的損傷。

然而除了身體上的疼痛,更讓周女士感到擔心的是女兒心理上出現了問題。西南醫科大學附屬醫院出具的醫療證明顯示,戚夏在事發后就處于抑郁狀態,醫生建議堅持治療、避免精神刺激,防止意外。周女士說,女兒曾多次流露出輕生的想法,親戚曾在女兒的手腕上看到有多道劃傷的痕跡,“她現在什么事都不愿意跟我說,平時見我都是把袖子拉下來的,怕我看見(手腕上的傷口)?!?/span>

不可預見的后續治療費用

周女士告訴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女兒左腳踝關節里骨頭有一部分被摘除了,因為女兒現在未成年,身體也沒有發育完全,不能做填充手術。醫生告訴她,隔一段時間就會產生積液,產生積液就需要手術治療,“這其實相當于無底洞?!?/p>

兩份傷殘鑒定報告。

2020年10月,根據病例資料,四川瀘州科正司法鑒定中心對戚夏受傷的情況認定為左踝關節功能喪失80%,評定為九級傷殘。今年3月,周女士以法定代理人身份向合江縣法院起訴了合江縣先市職業中學,法院隨后委托四川博宇司法鑒定所再次就戚夏的致殘程度和后續治療費進行鑒定,這次鑒定傷殘程度變更成了十級傷殘,“無必然發生的后續治療費用?!敝芘空f,這份報告讓她失去了信心,隨后撤回了起訴,轉而要求當地教育部門介入協調處理。

合江縣教體局在當地問政平臺給周女士的回復。

今年8月12日,周女士通過四川省網絡問政平臺“麻辣社區”反映了女兒在學校被體罰致殘一事。次日,瀘州市合江縣教育和體育局通過平臺回復也證實了戚夏在學校遭受體罰受傷的基本事實。

合江縣教體局回復中表示,戚夏在2020年6月10日晚受傷后,學校始終把學生的傷情醫治放在首位,先后將其送往合江縣張氏骨科醫院、四川華西醫院、重慶新橋醫院等檢查和治療,前期治療過程中的所有醫療費用10萬余元已由學校全額墊付。在學生住院治療期間,學校按300元/天的標準支付其家屬護理、生活、營養等費用,相關費用已在每個階段治療完畢后足額支付。

合江縣教體局還表示,為充分保障學生和家長權益,學校、縣教育體育局等與家長多次協商,未達成一致意見。該局要求學校積極與家長溝通交流,充分考慮孩子傷情和家庭實際,在合情、合理、合法的框架下,爭取雙方協商解決。同時也建議家長通過司法程序,厘清學校責任,運用法律手段維護自身正當權益。

由于雙方多次就賠償問題協商均未達成一致意見,在學校的安排下,原本應該讀初三的戚夏降了一級,在先市職業中學的另一個校區繼續就讀初二年級。9月17日,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來到位于瀘州市合江縣先市鎮的先市職業中學,就戚夏受傷一事對校方進行采訪,但并沒有被允許入內且無人出面回應。記者隨后聯系到先市職業中學校長徐某,他表示采訪需要由縣教育局、新聞辦等部門安排。

9月26日,周女士告訴大眾網·海報新聞記者,校方目前提出了新的賠償方案,但她仍然沒有接受,“未來這個費用誰也說不準是多少,我希望學校能夠負責,畢竟孩子還小就終身殘疾了?!?/p>

[責任編輯:寶華]

版權聲明

一、凡注明來源為"正北方網"、"北方新報"、"內蒙古日報社"、"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系方式:電話: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內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