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影視 > 正文

票房節節高!真實的長津湖戰役,遠比電影更震撼

上映5天票房近20億 破中國影史11項紀錄

真實的長津湖戰役遠比電影更震撼

國慶檔火熱開啟,史詩巨制《長津湖》毫無懸念拔得頭籌。截至昨晚11時,票房近20億元。上映5天來,影片票房日冠、綜合票房、票房占比、排片占比、觀影人次、上座率均為同檔期第一名。打破中國影史國慶檔影片單日票房紀錄、中國影史國慶檔影片首映日場次紀錄、中國影史戰爭片首映日票房紀錄等11項紀錄。

在我軍戰史中,長津湖戰役是為改變戰爭進程而在酷寒之地進行的廝殺,是“鋼鐵軍人”與“鋼鐵部隊”的較量,創造了全殲美軍一個團的紀錄。

山河無恙,軍魂不朽。怎樣才能理解這場戰役的殘酷性?了解來龍去脈,了解戰爭背后那些政治較量,是客觀評價的基礎。讓我們通過孫文曄原載于《北京日報》紀事的一篇文章,感受真實的長津湖戰役,同時銘記長眠于長津湖的英烈,向偉大的中國人民志愿軍致敬——

緊急入朝

長津湖,朝鮮北部最大的湖泊,周邊層巒疊嶂,一條“Y”字形的羊腸小道是唯一通路。

1950年11月23日,正在向鴨綠江挺進的美陸戰1師,在小路邊安營扎寨,慶祝西方傳統的感恩節。驕傲的“聯合國軍”司令麥克阿瑟揚言,要在感恩節前結束戰爭。

作為第10軍的先頭部隊,美陸戰1師堪稱王牌中的王牌。在美國人的眼里,這齊裝滿員的2.5萬人是不可戰勝的。不過,世界上偏有敢摸老虎屁股的人。1950年10月24日,毛澤東主席急召宋時輪進京,明確給出了9兵團入朝作戰的具體目標——打掉美陸戰1師。

9兵團司令兼政委宋時輪,是黃埔軍校第五期學員,他剃光頭,愛吃辣,能喝烈酒,脾氣也特別火爆,是什么硬仗都打過的百戰將星。

他帶到朝鮮的這支部隊,下轄20、26、27三個加強軍。入朝前,他們一直在東南沿海厲兵秣馬,隨時準備收復臺灣。

收到毛主席急電后,9兵團3個軍12個師15萬大軍,連同全套武器裝備,長驅北上2000余公里,成功地完成這次規模宏大的遠距離機動。11月7日,開始從輯安、臨江等地渡過鴨綠江,隱蔽開進朝鮮。

機不可失,但一切都是匆忙的。一道緊似一道的電報,徹底打亂了之前先到東北整訓、換裝,然后再擇機入朝的計劃。

20軍是在列車開進山海關時,由總參謀部派高級參謀攔住列車,宣讀了中央軍委“緊急入朝”的命令。十幾列火車在沈陽只稍停片刻,就繼續火速開進。

入朝第一周,他們就遭遇了朝鮮50年不遇的寒流——那些剛剛從南方過來的戰士,頭一次看見雪,就立刻感受到了-20℃的冷酷。

在這場戰役中,我軍后勤僅能滿足一個師的需求,但是9兵團一共有12個師。復盤這場戰役,最令人扼腕的,不是該不該打,而是后勤保障本可以更好。

“原木在移動”

即便山高雪深,缺衣少糧,我軍仍神不知鬼不覺地進入了戰場。

11月27日,大雪紛飛,氣溫下降到-30℃。上午,東線美軍首先發難,卻一拳打在棉花上,連對手在何方都摸不清。黃昏時分,輪到志愿軍吹響號角,戰后幸存的美軍回憶起那個恐怖的夜晚,都不寒而栗:刺耳的軍號聲突然響起,霎時間滿天的信號彈升空,伴隨著四面八方傳來的“沙沙”聲(后來他們才知道那是志愿軍戰士的膠鞋踩在雪地里的聲音),無數披著白布的戰士,怒吼著向自己沖來。

眼前的平原,本是白雪皚皚的一片,軍號聲一響,士兵就從隱蔽處躍出來,他們的腿被凍得無法彎曲,跑起來就像是“原木在移動”。坦克、火炮和機槍一齊射向他們,他們像原木一樣一排排倒下去,后面的又像原木一樣一排排涌上來。

經過一夜血戰,史密斯驚愕地發現,從天而降的十萬神兵,已經在40英里長的山區道路上,把美軍從北向南分成五塊。

志愿軍圍得容易,殲滅卻很難。被圍美軍立即用200余輛坦克在三個被圍地域組成環形防線,志愿軍缺乏重武器,只能用步槍、機槍去沖擊敵人的“鐵桶陣”,付出的犧牲難以想象。

從11月30日晚起,27軍集中兩個師從四個方向向新興里發動猛攻,在不計傷亡的情況下突破了火炮和坦克陣地,與美軍展開巷戰。

沒有炮火支援下的短兵相接,美軍完全不是志愿軍的對手。戰士們攻進一座指揮所時還不知道,他們殲滅的正是美第7師31團——“北極熊團”,該團3191人被我軍全殲,團長麥克里安被擊斃,接任團長職務的弗斯重傷后落水而死,團旗也被繳獲。

這是志愿軍在朝鮮戰場上唯一一次全殲團級建制美軍。在戰爭中,圍殲王牌部隊總能在政治上震懾敵人。陸戰1師遭受重創后,世界上再沒人敢輕視這支“農民軍隊”了。

其實,這場戰役對雙方來說都是煉獄。很多志愿軍戰士是在極度饑餓、疲乏、被凍得神志不清的情況下,仍拖著凍壞的腿頑強追擊著機械化的美軍。戰場上甚至出現了只剩10多人的志愿軍步兵,卻狂追有坦克和汽車的上千美軍跑路的奇觀。

為了避免美軍潰逃,20軍早在11月28日,就向下碣隅里發動了大規模的進攻,無奈這里環形防御工事極其堅固,經過一夜的激戰,只是搶下了下碣隅里東面的高地。守衛這塊高地的,是58師的一個排,親自帶隊上陣地的,是20軍的戰斗英雄、連長楊根思。

美軍的8次反擊都被打退了,而高地上,也只剩下楊根思、一個排長,還有一個負傷的戰士。楊根思命令排長和傷員帶著唯一的一挺重機槍撤下高地,自己則扛起了炸藥包。當40多個美軍沖上來時,楊根思突然從尸體堆里站起來,點燃引線,沖向了舉著海軍陸戰隊隊旗的士兵。

扼腕水門橋

從柳潭里到下碣隅里的公路,成了中美兩軍絞殺的修羅場。美軍用3天時間才走完這22公里,傷亡1500多人。戰斗最激烈的一天,美軍一整天只撤退了500米。從下碣隅里撤退到18公里外的古土里,美軍又用了38個小時,這支世界上機械化程度最高的部隊平均每小時走500米,每公里傷亡34人。

由古土里撤退時,美軍總人數不過14000人,各種車輛卻高達1400輛。宋時輪只好使出土八路的老法寶:斷橋破路。美軍南逃的最后一關,是水門橋。這座橋跨度8.8米,兩端都是懸崖,周圍沒有任何可以繞行的道路。過了水門橋,再往南就是一望無際的平原,那時志愿軍的“鐵腳板”將再也無法追上美軍的車輪子。

美軍深知水門橋的重要,派了一個坦克營40輛坦克一字排開守橋。志愿軍兩次炸橋,兩次都被美軍修復。第三次被炸后,60師一名副師長親自到懸崖邊視察了一番,以中國人對科技與工業的了解,得出的結論是:沒有半年的時間,美軍休想在此處重新架設橋梁。

此時,拿著重裝備的26軍88師已接近戰場,即將對陸戰1師發起更加凌厲的攻擊。宋時輪認為,煮熟的鴨子就算插上翅膀也不可能飛走了。

美軍幾乎陷入絕境時,工兵營營長帕特里奇中校提出一個大膽設想:請求總部空投橋梁組件,然后再架橋。日本三菱重工連夜制作了8套M-2型鋼木標準橋梁,8架C-119運輸機用巨型降落傘直接空投到美軍狹窄的環形陣地里,其中6套落地后完好無損。

經過一天的緊張施工,工兵部隊在懸崖上架起了一座載重50噸,可以通過所有型號的坦克和車輛的鋼制橋梁。12月8日晚,減員萬余人的陸戰1師通過水門橋,倉皇逃向興南港。

橋邊高地上埋伏的連隊竟一槍沒放,這也太不可思議了。20軍軍長張翼翔派人到俯瞰水門橋的陣地上去看看,只見戰士們一個個在雪坑里,槍都朝公路擺著,無一人后退。走近那些戰士,他們一動不動——都凍成了冰雕。

長津湖戰役中,“冰雕連”在多地多處出現過。12月8日,宋時輪向彭德懷、毛澤東主席匯報傷亡:“第9兵團經近半月激戰,部隊已經極度疲勞,特別是凍傷減員十分嚴重?!?0師239團3營6連在攻擊新興里之敵時,受敵火力壓制即臥倒冰地上,最后打掃戰場時,發現全連除一個掉隊戰士與一個通信員外,其余200多名干部戰士呈戰斗隊形,全部凍死在陣地上,細察尸體,無任何傷痕與血跡?!?/p>

毛主席收報時北京天色已晚。身邊工作人員回憶,他默立良久,黯然神傷,獨自走至院內,向著東方脫帽致敬。

“氣多”戰勝“鋼多”

1950年12月24日平安夜,美軍撤離。陸戰1師把長津湖一戰視為驕傲的資本,美國軍方為長津湖作戰共頒發了17枚榮譽勛章、70枚海軍十字勛章,是美軍戰史上頒發勛章最多的一次。

1952年9月,9兵團從朝鮮回國,行至鴨綠江邊,宋時輪面向長津湖方向,默立良久,然后脫帽彎腰,不能自持。

戰后復盤,人們才知道,1950年是朝鮮有記錄以來最冷的一個冬天,戰士們在水門橋旁高地埋伏的那一夜,溫度低至-54℃;人們也才知道,交戰雙方火力上的天差地別:美一個陸軍師就有432門榴彈炮和加農炮,我軍一個師僅有12門山炮;美師擁有電臺1600部,我一個軍才有數十部電臺;美一個軍擁有汽車7000輛,而27軍入朝時只有45輛汽車。美軍對志愿軍的手榴彈心有余悸,其實,手榴彈是很多志愿軍僅有的重武器。

在這種差距下贏得戰爭,放眼全世界,都難以找到類似的“戰例”??偨Y長津湖血戰時,有一個說法,叫做“氣多”戰勝了“鋼多”,什么意思?“氣多”的“氣”,就是中國軍人的氣概!“鋼多”的“鋼”,說的就是美軍的鋼制武器裝備。

戰后,美方公布第10軍損失數為陣亡1029人,失蹤4894人,傷4582人,非戰斗減員7338人,總計17843人,占第10軍總數的五分之一。志愿軍9兵團的損失數目,傷亡失蹤為21300人,非戰斗減員28954人,總計約50254人,占9兵團總數的三分之一,可以說,雙方都付出了巨大代價。

70年后再回頭,長津湖戰役的犧牲是慘烈的,但也意義非凡。英國戰略學家羅伯特·奧內爾博士評價道:中國從他們的勝利中一躍成為一個不能再被人輕視的世界大國。如果中國人沒有于1950年11月在清長戰場(指清川江、長津湖戰場)穩執牛耳,此后的世界歷史進程就一定不一樣。

如今,在長津湖畔的烈士陵園里,安葬著9867名9兵團英烈。

正是他們無可比擬的堅忍和勇氣,為十幾億人贏來了70年的和平。

[責任編輯:寶華]

版權聲明

一、凡注明來源為"正北方網"、"北方新報"、"內蒙古日報社"、"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系方式:電話: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內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