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影視 > 正文

史詩電視劇《火紅年華》為何讓人如此淚目?

9月25日晚,史詩電視劇《火紅年華》(原名《大三線》)在CCTV-1黃金檔播出。

《火紅年華》是近年來少有的表現“三線建設”的電視劇,劇集以上世紀60年代開始的“三線”建設為背景,以十九冶、攀鋼、攀煤等位于四川的著名“三線”工業企業為原型,展現了一大批意氣風發的建設者們來到溝壑縱橫的攀西大裂谷深處,克服重重困難,將一片不毛之地建設成為新興工業城市的故事。劇中,年輕的“三線”建設者們在深山扎根,洗冷水澡、住草房、點煤油燈學習的故事將觀眾的思緒拉回到了那個特殊的年代,紛紛感嘆“拍出了那個年代的艱苦”。

這種精神應該被記住,這段歷史不能被遺忘

導演是圈內大拿,

開機前還專門到攀枝花了解當年情況

劇集一開篇,來到“川南鋼鐵”工地考察的大學生夏方舟就因為起重機超負荷運載的問題,和負責指揮的陳國民師傅“杠上了”。作為大學生的夏方舟嚴謹,卻對實際情況不了解。老工人陳國民,則用實踐中磨礪出來的本事,給夏方舟上了一課。

接下來的鏡頭,則讓觀眾回到了那個熱血的年代:參與“三線”建設的大學生們來到山里,住的是草房,用的是江里的冷水。隨時停電,只能點著煤油燈看資料……

《火紅年華》的導演王文杰來自國內知名影視制作單位山影,曾拍攝過《孔繁森》《白眉大俠》《成吉思汗》《都是一家人》等作品,憑借僅6集的《孔繁森》,王文杰收獲了“飛天獎”“金鷹獎”等重磅獎項。值得一提的是,《孔繁森》的攝影,就是后來打造出《北平無戰事》《瑯琊榜》《山海情》等爆款劇的導演孔笙,那時他還只是一名出色的攝影師?!栋酌即髠b》拍攝時,《大江大河》《山海情》的制片人侯鴻亮彼時只是副攝像。

2018年,成都著名制片人陳永寧、趙明找到王文杰,邀請他拍攝著名作家、編劇革非花了數年時間采訪創作的《大三線》,“看到劇本時我還是挺激動的。編劇花了六七年時間采訪,寫得比較扎實,故事啊、人物啊都挺有感染力?!蓖跷慕茏钍苡|動的是劇本中因“三線”建設而犧牲的烈士們,“他們年紀輕輕就背井離鄉,來到這么一個艱苦的地方打拼,還沒看到成果就犧牲了”。

王文杰所在的山影是業界公認的最擅長拍攝正劇的團隊。王文杰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山影之所以成為業界標桿,重要的傳統就是一定選擇有溫度、有正能量的劇本,不碰那些亂七八糟、蹭熱點的東西,這一傳統從上世紀80年代至今,一直在堅持。對于主旋律劇的把握,山影人也有自己的堅持?!拔覀兣臄z主旋律的動機,一定是喜歡,肯定要選擇我們喜歡的題材,不是說給錢就拍?!?/p>

開機之前,王文杰查閱了大量關于“三線”建設的資料,還專程到攀枝花采訪了一些老工人、老干部,了解當年的情況,前后花了一個多月。他至今還記得在攀枝花的“三線建設博物館”里,看到當年建設者雕塑、浮雕后的激動心情,再看看現在的攀枝花,心里只有兩個字——震顫?!皬臒o到有。一開始攀鋼就是占地面積僅有2.5平方公里的弄弄坪,這么一個地方,后來慢慢建成了一座城市?!蓖跷慕苄ρ?,拍攝的幾個月里,自己已經愛上了被譽為“康養之城”的攀枝花,想在這兒買房?!?0多集的時候,我們就寫到攀枝花已經是知名的康養中心了,非常適宜居住。這里的人也是天南海北的,各種文化都在這個城市展現著,挺好的?!?/p>

在看劇本時,王文杰就對劇中幾位年輕人的犧牲印象深刻,在拍攝時,這幾場戲的處理也費了一番心血,如李心梅、陸汀蘭等人的犧牲,“拍攝當中,我也是含著淚完成的”。

接受紅星新聞記者采訪時,王文杰反復提到“三線精神”,沒有“三線”精神,就沒有現在的攀枝花,這也是他在拍攝《火紅年華》時,想要傳遞給當下年輕人的最重要的思想內核?!澳銈兌寄芸吹?,建設者們一開始去的時候連電都沒有,現架的電線。住的是茅草房,如果有人抽煙、點煤油燈看書啥的,就很容易失火,劇中我們表現了兩次失火?!蓖跷慕苷f,到了第十集以后,大家才住上水泥板蓋的房,但吃的依然是粗茶淡飯,大多時候都是白菜豆腐。工作艱苦,住得也不好,但是就有一根弦兒支撐著他們,那就是奮斗精神,奉獻精神?!皣医ㄔO,沒有奉獻精神是不行的,這些年輕人為了建設自己的祖國,不惜犧牲自己的青春,甚至還獻出了生命,真的是無怨無悔去做這件事,這就是‘三線精神’,這就是一種奉獻精神,就是一種責任,一種家國情懷?!?/p>

王文杰認為,在《火紅年華》里,除了對“三線精神”的贊揚,還有對英雄的塑造,“我們要弘揚正能量,沒有英雄能行嗎?”

出品人

它集合了四川所有頭部影視企業和專業人才

史無前例

“劇情直戳人心,火紅的工地生活看得一會兒笑,一會兒眼中含淚。那個年代的詩意浪漫和艱苦奮斗,在我心中留下深深烙印?!边@是豆瓣上,一位網友對正在央視播出的電視劇《火紅年華》(原名《大三線》)的評價。

紅星新聞記者了解到,《火紅年華》幾乎集結了四川、成都最資深的影視企業和影視人,除了四川廣播電視臺、峨影集團、成都天音奇林影視、四川星空影視,成都傳媒集團旗下的博瑞傳播也參與了投資,陳永寧、趙明、徐捷、王龍等川內知名影視人則分別擔任出品人、總制片人、制片人。成都天音奇林董事長陳永寧說,《火紅年華》算是近年來難得的川內影視人聯合出手的作品,希望通過這部電視劇,吹響四川影視振興的號角,打造更多有四川特色的影視劇。

“作為四川影視人,應該把這樣的故事拍出來”

2018年,陳永寧和趙明看到了著名作家、編劇革非創作的劇本《大三線》,劇本講述了當年一群年輕人來到不毛之地的攀枝花,參與“三線”建設的故事。讀完劇本,陳永寧和趙明久久不能平靜,兩人感動于當年建設者們昂揚的精神,不畏艱辛勇于奉獻的精神。雖然過去了幾十年,但這種精神應該被記住,這段歷史不能被遺忘,“作為一個四川影視人,應該把這樣的故事拍攝出來,讓更多年輕人知道”。

陳永寧回憶,當時他把劇本發給公司的年輕人看,讓他意外的是,這些20多歲的年輕人看得熱淚盈眶,被劇中人物的命運所打動,“現在電視劇的受眾是年輕人,這部劇如果拍出來,年輕人應該也會喜歡”。

然而,彼時的影視環境要拍攝這樣一部主旋律作品并不容易,資本追逐的是大IP、流量明星,厚重的現實主義顯然承載不了高昂的投資。更嚴酷的現實是,即使拍出來,大部分平臺可能并不會買單,屆時,動輒幾千萬的投資很可能就打了水漂。

曾打造了《天下糧田》《突擊再突擊》《雪域雄鷹》《便衣支隊》等多部主旋律正劇的制片人趙明說,他和“三線”建設有不解之緣,家人曾經就是成都東郊的工人,自己也在德陽的“三線”建設工廠當過高管。在他看來,這部劇非常適合在央視播出,這是一段共和國的記憶,影視人不能只拍一些娛樂、玄幻的東西,“只要我們制作精良,相信央視一定會購買”。

經過和編劇革非多次溝通,2018年10月底,陳永寧和革非簽訂了影視版權,隨后在成都立項。據陳永寧透露,購買版權的費用僅僅幾百萬,遠遠低于當時飛漲的古裝、玄幻版權價。事實上,革非2014年就把作品寫完了,但遲遲沒有影視公司購買,“主要原因是當時現實題材受冷落。期間也有一些影視公司想買,但革非對合作者要求很高,要他們保證作品的質量”。

電視劇立項后,革非和趙明、陳永寧又分別行動,革非再次到攀枝花采訪,完善劇本;趙明和陳永寧則開始找更多的投資,先后有四川廣播電視臺、峨影集團、成都傳媒集團旗下的博瑞傳播參與進來?!斑@部劇集合了四川所有頭部影視企業和專業人才,幾乎是史無前例的?!标愑缹庍€記得,峨影集團董事長韓梅當時激動地說,這部劇算是四川影視人的集體發聲,希望播出后能帶動四川影視再次振興。

在攀枝花征集“三線”建設物件,幾乎帶動了當地收藏熱

“這部劇一個重要的模式是政府、國企和民營企業三方合作,這也會成為今后我們投資的一個樣板?!标愑缹幗榻B,這部劇的投資方中,攀枝花市委市政府的投資占了大部分,在拍攝時也給予了人力和物力等多方面的大力支持。趙明也感謝制作團隊的傾力付出以及攀枝花方面各級單位的鼎力支持,主場景位于攀枝花西區高家坪,當時當地正要拆遷,為了劇組拍攝,特別停止了拆遷,“拍攝結束后,我們的場景都得到了保留,現在已經成了當地熱門打卡地”。在攀鋼拍攝時,企業更是暫時停工,“對于攀鋼這樣的大型企業來說,停工的損失非常大,足見對我們拍攝的支持”。

由于是一部年代劇,劇中大部分工業設備、器材都很難找到。如果要重新制作,費用勢必很高。為此,劇組在全國各地的影視基地尋找,也發動劇組工作人員在攀枝花搜集,“我們在攀枝花征集‘三線’建設的物件,幾乎帶動了當地的收藏熱?!壁w明說,最終從當地居民處找到了200多件當年的老物件。更幸運的是,還在西昌一個鄉下供銷社的老倉庫里找到了當年的一些裝備,如老式藤帽、履帶式拖拉機、起重設備等,算是解決了一個大難題。

據趙明透露,這部劇另一個重要的拍攝地就是青白江,劇中的醫院、幼兒園、一號信箱就是在青白江搭建的場景。為了省錢,一些場景反復用,一景多用,盡量拉長拍攝時間,如主演孫寧主動加長拍攝時間,劇中出演陳國民的朱宏嘉更是長期駐扎在劇組。在全劇組的齊心協力下,殺青提前了10多天,至少省了幾百萬。

編劇

劇中人物大都有原型

情節大都真實發生

“我可能不能繼續為大三線做貢獻了,可我的兒子和女兒還可以……讓他們繼續為大三線做貢獻……我死了之后,我想把自己埋在寶鼎山上,看著我們金江看著出煤、出鐵、出鋼……”在《火紅年華》中,寶鼎煤礦黨委書記齊德成(鄭曉寧飾)躺在病床上的一番話,讓不少觀眾淚奔。

紅星新聞記者了解到,劇中齊德成的原型,就是攀枝花市寶鼎礦區第一任黨委書記亓偉,他曾帶領寶鼎煤礦取得了勘探設計、三通一住、奪煤保電、奪煤保鐵、奪煤保鋼五大會戰的勝利。

當年,他主動請纓,離開四季如春的昆明來到攀枝花寶鼎山下,選擇把青春留在這片土地。1964年,亓偉帶領幾千職工,在只有簡陋生產設備的條件下開啟“奪煤保電、奪煤保鐵、奪煤保鋼”的“三奪三?!贝髸?。28天,小寶鼎煤礦恢復生產;38天,太平煤礦主副井打通。

但,繁重的工作拖垮了他的身體。1971年5月,亓偉病倒了,是癌癥晚期。在生命垂危之際,亓偉仍笑著對職工說:“同志們,不要難過,我不要緊,望你們把攀枝花建設好……我死后,請把我埋在寶鼎山上,讓我日日夜夜看著攀枝花出煤、出鐵、出鋼?!?/p>

1972年3月26日,亓偉在渡口煤炭指揮部醫院去世。亓偉去世后,葬在了寶鼎山上,圓了他那個“日日夜夜看見攀枝花出煤、出鐵、出鋼”的夢。2011年12月,亓偉的塑像在西區清香坪廣場落成,該廣場也正式更名為亓偉廣場。

編劇革非透露,劇中大多數人物,都能在現實中找到原型,大部分情節,也來自真實發生的故事。他于2011年開啟這個題材的創作,幾年間在攀枝花采訪了700余人,積累下120萬字的采訪筆記。在采訪中,逐漸立體地浮現出夏方舟、秦曉丹、喬佳麗、陳國民、季成鋼等角色。

劇中主角夏方舟,是一位大學畢業的工程師,看圖紙幾乎過目不忘,不需要一筆一紙,全靠大腦進行復雜的推演和運算。革非回憶,夏方舟的形象是自己采訪的多位“三線”建設者的集合體。其看圖紙過目不忘這個本領,就來自于自己曾經工作過的工廠的一位工程師,“我就把這個特點設計到了夏方舟身上”。

劇中作為工人代表的陳國民,是“三線”建設工地上“四大金剛”之首,其原型是一位抗美援朝退伍老兵,后來參與到三線建設中,成為一位優秀的技術工人骨干。

成都商報-紅星新聞記者 邱峻峰

[責任編輯:寶華]

版權聲明

一、凡注明來源為"正北方網"、"北方新報"、"內蒙古日報社"、"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系方式:電話: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內蒙古